文喻九州

失踪人口回归
大概不会再写黑遍了【实在想不出来梗了!】
决定转型已经做好当不成功的文手的准备x【并没有成功过】

【喻黄】生命的大♂和♂谐

【15:30】

*题目很和谐,可是进来没有车【烟

*我笔下的黄少天话一直不是长篇大论的很多……

*含南北组友谊(互黑)向

黄少天是当地的街头一霸,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乎。

作为一个小混混头目的典型反派角色,新来的小弟们几乎全都用敬仰的目光瞅着他,恭恭敬敬的喊一声黄少。

然而黄少就是黄少,并没有因此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反而坚持着自己的老本行——卖碟,还是限制级的那种。

卖碟并不是他的生计来源,而是一项……娱乐活动。

黄少天还总是批发一大包光明正大的往学校门口一坐开始毒害祖国的花朵们,立志于把他们都变成一朵朵黄花,跟自己姓。

这天他溜溜达达到一所知名的大学附近,光天化日下摊子一摆,破坏当地的风气。

小黄片和小黄书嘛,总是不缺客源的。

一个看起来充满浩然正气的好学生就被吸引过来了。

黄少天眯着眼睛打量他,好学生白白净净的,还留着中分,鼻梁上黑框眼镜一架,典型的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反面教材。

是哪个“啊最近交了个女朋友可是我那方面不行应该怎么办急在线等”的雏儿吧!脸皮薄不敢看片,只能先搞两本书开开荤。黄少天在心里往顾客身上“啪”一声敲了个戳,这样的最好诓。

于是他堆砌出热情的笑容,对着带着赞叹之情翻看着小黄书的顾客滔滔不绝的推荐起来:“哎呦您可真有眼光,这一本可是这么多里面最有文学气息的了一看就很适合您啊!对对对那一本也很好!内容很丰富描写很到位啊!结尾还能点明中心升华主旨!好的就您手里的那一本!非常的具有教学意义啊!……”

“教学意义!”面前的人瞬间抬起头,眼睛里爆发出激动的光芒。他毫不留恋的丢开那本小黄书抓住黄少天的手,“老板您是说,教学意义?”

“对啊!”黄少天虽然觉得这剧本展开仿佛有点不对,但他还是以找到了革命战友般力度的回握住了顾客的手,坚定的点了点头。

“老板,您果然是为了生理卫生课而来的吗!”对方又惊又喜的表情看着黄少天直发怵,“太谢谢您了!”

被、被发好人卡了!黄少天不动声色的缩回手,心道这人是不是有毛病,看不见我长着一张反派的脸吗?咱们不熟!不熟!

“我叫喻文州。”顾客仿佛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脸微微一红也收回手,自报家门道。

“嗯。”黄少天点点头,“我是……冰雨,刘德华唱的那个。”

“久仰大名了。”这种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名字,喻文州却一脸深信不疑的点点头,“冰雨老板,你一定是来拯救我于火海之中的。”

黄少天扶额,少年你哪来的自信?中二病的后遗症吗?!

明面上他对着这位中二少年和颜悦色的点点头:“相逢即是有缘,少年你有什么烦心事不如和我说说?”

喻文州苦大仇深的点了点头。

中二少年喻文州有着三流电视剧本的童年,成绩棒人品好聪明伶俐知书达理还长了一张迷倒一大片的脸,从小顺风顺水的一路过来,上街买菜大妈都会热情的主动砍三分价。

然而现在,喻文州同学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打击。

这个打击的名字叫做生理卫生保健课。

作为在纯天然无农药无化肥的绿色健康环境里生长起来的喻文州,女孩子递个情书他都会一本正经的按照“给xxx的一封信:xxx同学,你好。xxxxx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你的同学:喻文州”这种标准格式回复的人——

生理卫生保健课?老师你在说什么?小生听不懂啊!!

接踵而至的打击分别是生理卫生保健课考试,生理卫生保健课补考,生理卫生保健课第二次补考……

黄少天一脸怜悯的看着他,唯一一门是一个男人就应该及格的课硬生生的成为了拖后腿的科目真是太苦逼了。

所以喻文州心情郁闷的准备出门走走,看见了黄少天在卖书,好奇的因子蠢蠢欲动就凑了上去,没想到里面全部都是那些他不懂的名词——

喻文州瞬间就觉得自己打败保健课魏琛魏老师翻身农奴把歌唱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大好日子就要到了。

因为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找不到这样的东西,所以他希望能从黄少天这里收购一批辅助教材,价格好说。

黄少天听得嘴角直抽,大哥我们能不能不要把这种娱乐性的东西说得那么富含学术性?

不过他看见喻文州一脸希冀的瞅着他,眼珠一转,改注意了。

一是逗逗这个纯情的大学生着实有趣,二是这位仁兄一看就是个不知变通的主儿,考试时左右瞟两眼都不会——这一点偏偏又和黄少天凑到一块儿去了。想当年,自己也是多么有骨气,多么宁死不屈。

三是因为……喻文州的保健课老师是魏琛?

那个从小给自己讲黄段子的魏琛?!!

那个嘲笑自己理论知识实战经验都渣的要命的魏琛?!

好!那你的学生我替你教!看看他能不能过你的考试!黄少天暗自握拳。

于是他突然伸手捏了捏喻文州的肩膀,一脸诚恳的道:“对不起啊,我没意识到你是这种情况。”

喻文州被黄少天没头没脑的一下搞懵了,墨黑的眼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废话啊!这种乱七八糟没有“学术性”营养含量的书他能给喻文州看吗!黄少天在心里叫苦不迭,一边还得绞尽脑汁的编理由:“啊……是这样的!我以为你们的水平都比较不错,所以就带来了一些高级点的书……下次!下次给你带入门启蒙向的!一步一步来嘛哈哈哈哈哈。”他干笑着开始收摊。

喻文州却不疑有他,反倒是颇为感动的点了点头:“那就多谢冰雨老板了,方便的话还是留个联系方式吧?”

黄少天忍不住呵呵两声。他摸了摸鼻子,认命的在喻文州笑眯眯的递过来的本子上刷刷两下留下一串歪歪斜斜的数字。

“再会啦,冰雨老板。”喻文州收起纸笔后看了眼表,“马上我还有课。”他对着黄少天笑了笑,转身匆匆走开了。

喻文州前脚刚走,黄少天的微笑就顿时僵硬了起来。再会、再会个头!他上哪里去弄所谓的“入门级教材”啊!更高级的倒是有不少!黄少天懊恼的拍拍脑袋,本来以为钓上来一条大鱼,结果自己倒成了冤大头。

——也算是心甘情愿。

毕竟那个人虽然看上去有点呆呆傻傻的,笑起来的时候他倒是不讨厌。罢了,就当是帮助革命战友好了。黄少天抽了抽鼻子,哼哧哼哧的扛起自己的小摊往回赶。

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黄少天动作很快,但是喻文州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快。

看见备注为冰雨老板的手机号码给他发来一条“速来取货 老地点”的短信时他简直吓了一跳。

“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王杰希还在刷牙,口齿不清的问他,“生理卫生保健课补考通知?”

“不,是战胜魏琛魔尊的顶级法宝的初级形态的曙光。”喻文州最近在跟着王杰希看x点中文网,手机往兜里一揣随口应道。

王杰希差点把牙刷头咬掉:“可以啊喻文州,不沉迷学习的时候你挺正常的啊,准备出去祸害哪家无知少年呢?”

“嗯……刘德华家的吧。”喻文州矜持的回答,留给王杰希一个潇洒的背影,“保健课帮我喊到。”

“想得美,我才不要被以为是性无能——我去你开玩笑也要靠点谱吧?!”王杰希目瞪口呆。

黄少天把厚厚的一沓本子拍进喻文州的手里。

“这些,”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就是我亲自为你精挑细选出的最适合你现阶段学习使用的辅助教材。”

“冰雨老板,”喻文州受宠若惊的捧着那沓教材,“您真是太有心了!这服务态度堪比海底捞啊!”

“啊,这不算什么,顾客至上嘛,以后咱俩就是好哥们了。”黄少天自来熟的去搂喻文州的肩膀,有点气馁的发现这家伙居然比自己还高一点,“噢对了 这书算是我租给你的,到时候付一下租金就行,买的话未免太贵了。”

“多谢。”喻文州点点头,开始琢磨好哥们给他带来的秘密武器,“那……冰雨兄啊,这雷霆出版社是哪家啊?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咳咳咳,我靠……”黄少天被他这个称呼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还是叫我黄少天吧,冰雨是我的……”

“表字?”喻文州看黄少天憋半天不出声,以为他是突然忘了,就出言提醒。

“没那么文绉绉的,艺名,对,是艺名来着。”黄少天拍拍胸口,“刚才说到哪儿了?雷霆出版社……那可是一家大出版社啊!”他胡诌着,不过讲真印刷质量还是不错的。

“这次我托那边的老板肖时钦给你找的,要最生动,最详实,最通俗易懂的,最好还能图文并茂一下。这不,他给我找出来那么多本,还都是那边的顶梁柱小戴良心出品的。”

“原来如此。”喻文州敬服的点点头,“少天有心了。”

这位怎么比自己还自来熟……叫的那么亲热。黄少天无语凝噎。

他打了个哈哈:“没有没有,为了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嘛。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

喻文州微笑着目送他离开,转身就给肖时钦打了个电话。

“哟,稀客稀客,喻大学霸找我有事啊?”肖时钦在电话那头半调侃的问了一句。

“别闹,正事儿。”喻文州咳嗽两声,“黄少天上你那儿去了?”

“对啊,我说你儿化音很严重啊,王杰希带的?”肖时钦语调很平常的回答。

“他去你那边干嘛啊肖老板?”喻文州也换上了调侃的语气。

“你这声小老板叫的……”肖时钦半真半假的抱怨,“黄少天不是卖盗版书和盗版光碟的嘛,和我们雷霆复印社有深厚的地下党革命友谊。昨天他着急忙慌的跑过来要一批正直、积极、阳光、向上的x教育书籍……”

“所以你给他了什么?”喻文州憋笑。

“青春期少年最想知道的一百个x知识。”肖时钦大义凛然的说,“他还嫌少,我就把小戴的那些积压货按照卖废纸的价格给他了,小丫头现在还嚷嚷着呢。”

“知道了。”单身喻呵呵两声想挂电话。

“哎哎哎别急啊,”肖时钦喊他,“你打听黄少天干嘛?你们也没什么交集……难道你想借着黄少天搞好魏琛的关系?”

“黄少天和魏琛有什么关系?”喻文州微微皱眉。

“魏琛是黄少天的远方亲戚啊,从小两个人感情就好,魏琛把自己的那一套少儿不宜的东西全灌输给黄少天了。”肖时钦嘿嘿嘿,“你难道没去虚空周易社团那边听过讲座吗?”

虚空周易社团,社长李轩,副社长吴羽策,顶着一个似乎很高大上的名字进行着某些猥琐的活动。为什么要叫周易呢,李轩是这么解释的:“周易是什么,八卦啊!懂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啊!”

每周一次的讲座就是八一八那些年给我们讲课的教授的黑历史……

“没,以后我会注意的。”喻文州虚心的接受了肖时钦给他提供的新信息库。

“不用!喻会长每一次都格外的照顾我们的生意!单印一张试卷可是很贵的!多谢惠顾啊!”肖时钦兴高采烈的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走回寝室,把那本什么《青春期少年最想知道的100个x知识》丢到了王杰希的床上,这人的家族系很庞大,底下一群表弟表妹要带,这本肯定适合他。

至于小戴的那几本……

喻文州抽出一本,屏气凝神的缓缓翻开。在阅读第一个字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三天后黄少天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说是那些教材他都观摩完毕了,受益匪浅。

“有什么感觉吗?”黄少天又暧昧又不怀好意的问道,“是不是觉得很……意犹未尽?”

那边的喻文州很诚实的嗯了一声,黄少天的笑容愈发难以言说了。

“我觉得初级教材我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喻文州很腼腆的说,“下一次来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带稍微高级一点的教材?”

黄少天的内心活动由“……”变为“?”变为“!!!”。

喻文州这是堕落了吗,他痛心疾首的想着,好开心啊。

“可以啊,那就这么说定了。”黄少天爽快的一口应承下来。

“啊……还有一件事情。”喻文州有点尴尬的咳嗽两声,“那一本什么,一百个知识的那个,我可以留下来吗?会按照定价付清的。”

“可以可以。”黄少天目瞪口呆,这是意犹未尽到准备n刷了吗?可是他的口味好像有点不对啊!

底下的小弟看见自家老大打个电话表情都能那么丰富,不由得纷纷感叹老大就是老大。

黄少天给喻文州送书时不但得到了一小笔款子,喻文州还从寝室里拎出一袋零嘴笑眯眯的塞进他的怀里,说是那么热的天难为你跑一趟,这点小零食回家没事儿吃。

黄少天虽然惊讶于喻文州什么时候那么通达世故但不客气的笑纳了,王杰希下课回寝室后发觉自己私藏的零食被喻文州借花献佛后气的第一次晚上睡觉没戴眼罩。

喻文州看书速度很快,因为住的近黄少天也就乐得跑这一趟又一趟,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厮混熟了。每次喻文州都会塞给他一些小玩意儿,所有东西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来历。“今天超市在做促销活动买了点巧克力,不吃完就化了,你尝尝。”“社团活动结束后送了个许愿瓶,学校里的河漂不远,要不你去放了吧。”

最惊悚的一次是喻文州抱了一大束花在学校门口等着他,引得一群人跑来围观。黄少天气急败坏的把他从学校里揪出来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后者笑的满面春风:“宿舍底下的花开了……”

黄少天翻白眼,合着您老人家的宿舍底下什么花都有还能随便摘啊?

“你们宿舍底下还真是种了不少种类的花啊。”黄少天抽了抽嘴角道,“下次把我家楼底下的狗尾巴草摘来给你玩。”

“好。”喻文州煞有介事的点头。

黄少天拿他没辙,最后还是捧着一大束花回去了。

“艳福不浅啊黄少。”二把手郑轩难得凑上来打趣,“哪家小姑娘给的?”

“大概就是那种涉世未深纠缠不放的。”黄少天没反驳,倒是斟酌着语句,“一次偶然的事件让你们两个相识,你可以救他于水火之中,在此期间他对你心怀感激,频频示好……”

“黄少,你晋江看多了。”郑轩哈欠,“简而言之就是,姑娘看上你了。”

“啊?”黄少天愣了愣,“等等!可他是个男的啊?不应该是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吗?”

郑轩神色不变,反倒是怜悯的瞥了他一眼:“涉世未深的人是你吧,黄少。”

接着郑轩就巴拉巴拉的给一脸懵圈的黄少天科普起来,第一次比老大说的话还要多让郑轩很是爽了一把。

最后他作结道:“亏你还看晋江呢,丢人。”

在黄少天的“支持”下,喻文州终于在大半个学期内补完了能上得了台面的知识。

“文州啊,”黄少天收拾着最后一批书,难得郑重其事的道,“我知道你们马上就要考试了,兄弟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加油。”他再次伸出手,像初次见面那样捏了捏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抿了抿嘴唇,点点头:“我会努力的。”

“你好好考,一定要打败魏老……老师!”黄少天生硬的改口,“那我就不打扰你复习了啊。”

“那我有什么不会的知识点,可以发短信问你吗?”临走前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的眼睛亮了:“当然可以!”

两个人开始通过短信祸害电信公司,之前黄少天曾经尝试过电话,然后惊讶的发现喻文州的生活真是多灾多难:课堂上有奇葩的老师,图书馆里有奇葩的学霸,食堂里有奇葩的吃货,走廊里有奇葩的情侣,寝室里又有奇葩的室友……

还是老老实实的打字吧,黄少天对着一条更比六条长的短信字数抓耳挠腮的发愁。这种破坏形象的动作甚至在一月一次的会议上他都习惯性的做了出来,惹得二把手郑轩差点咳破了喉咙。

在烧了数张鲜红透亮的毛爷爷之后,双方互相探家底儿似的把彼此的属性打听了个遍。喻文州喜欢吃白斩鸡黄少天讨厌吃秋葵喻文州喜欢顺丰黄少天喜欢申通这样的琐事两个人都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番,妥妥的见家长的节奏。

在等待短信的过程中黄少天曾经多次嫌弃喻文州的手速慢如狗,后者一点也不见恼怒,反而慢悠悠的回复:“专业名词是,持久。”

黄少天一口姨妈血喷了出来,悲愤的打字道喻文州你学坏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耍流氓!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喻文州这个属性造就了他幸福又不幸的未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说,喻文州你这是要上天啊?这两天一直盯着手机傻笑,辣眼。”王杰希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摔鼠标义正言辞的道,“其他的课你是不担心,又准备兵败明天的大保健了吗?”

“没有,这次肯定可以。”喻文州一边翻阅资料一边噼里啪啦的码字,“王神算不信可以夜观天象试试。”

“免了,本座要积攒神力去算考题。”王杰希这些天忙着往导师那边一趟一趟的跑,根本不晓得堕落的室友居然在偷看小黄书,那本喻文州特意留给他了也不知道被丢哪儿去了,“怎么,你突然有那么大把握?难不成你用美色诱惑了魏琛?!喻文州你真是下血本了。”

“收起你没关天灵盖的脑袋里盛满水的洞谢谢。”喻文州忍不住黑了脸,“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

“噢——”王杰希感慨,“那我还真不信你能一次过,敢打赌吗?”

“来啊。”喻文州不服气的挑眉。

“要是我赢了,你负责下个学期我的早饭。”王杰希诚恳的道,“非常朴实吧。”

“行,如果我赢了,你就把一张正面照放到学校论坛上,”喻文州露出迷之微笑,“不许遮眼。”

“……喻文州,你真黑。”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咬牙切齿的道。

“我比你白。”喻文州针锋相对,“附加条件,今天晚上麻烦你以天为被一下,我在宿舍里准备准备。”

“好的。”王杰希这点倒是爽快,他想喻文州能干嘛,顶多就是做小抄脸皮薄不想被看见呗。

于是喻文州就摸起手机给黄少天发了条短信。

“今天晚上能来我寝室一次吗?明天就要考生理卫生保健课了,有些知识想问一问你。我室友又一次夜不归宿了。”

黄少天回复的很快。

“卧槽你室友一听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啊!这货绝壁是个骨骼清奇的老司机吧?又一次夜不归宿什么的真是令人浮想联翩……你居然出淤泥而不染可以啊文州!那晚上我过来,你别忘了到门口接我,要不我可进不来。”

喻文州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被王杰希称为“一看就知道这货一肚子坏水而且马上就阴谋得逞”的微笑。

黄少天还是第一次来喻文州的寝室,房间里整洁的过分,和那些黄少天想当然的乱七八糟的寝室有天壤之别。

最让他疑惑的是居然连书桌也是空空荡荡的,只摆了两台电脑。不对呀,想象中的画面不应该是柔和的灯光映照着桌面上堆得满满当当的书,自己和喻文州面对面坐着花前月下……呃……挑灯夜战?

“你说说,你有什么不会的?”黄少天拉开椅子扑通一声坐下去,一副万事都在我掌控之中的得道高人的神色。

“这个……”喻文州仿佛碰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很为难的不肯开口。

“没关系,咱们认识那么长时间了害羞啥!”黄少天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凑上去勾住他的肩膀,“有什么困难你说!哥们儿一定全力以赴!”

“那我就说了。”喻文州扭头对黄少天笑了笑,“那个,其实我的理论知识掌握的都差不多了——”

“这是好事啊!大晚上的你把我叫来不就是为了报喜吧,我又不能给你份子钱。”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喻文州的嘴角,心说这家伙生的就是好看,“不过还是恭喜你啊!”

“谢谢,可是……”喻文州微微转移了视线,“我觉得我的实战经验还不够……”

“噢,所以你叫我来是帮你……”黄少天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卧槽?!”

黄少天懵圈,啊啊啊这事情自己除了撸啊撸好像也没啥实战经验啊这怎么教?不对!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是喻文州居然在和他约炮!约!炮!

“啊我喜欢的人在和我约我是脱裤子就上呢还是脱裤子就上呢还是脱裤子就上呢”和“喻文州这人原来这么开放啊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从一开始就着了这人的道儿了”这两种想法把黄少天的脑子搅和的晕晕乎乎的,他还以为自己很冷静,矜持道:“其实吧,我也没有经验……”

在喻文州的眼睛暗下去的那一瞬间,他飞快的补充道:“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交流探讨一下——”

话音未落房间里就唰一下变得漆黑,喻文州把黄少天搂在怀里,淡定的安抚道:“别慌,其实就是作者拉灯了。”

大保健考试喻文州不但通过了,而且名次高居榜首。魏琛不服,摸出来A卷、B卷、C卷通通丢给喻文州,均被后者轻描淡写的一一化解。

从此喻文州一鸣惊人,被人到处撵着要上他的车,在学校里的称号也从性无能飞升到了老司机,可喜可贺。

要是让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曾经被认为过是性无能,估计他会哭出声吧,性无能个头,你想试也不给你试。

对喻文州发生如此巨大转变感到无以伦比好奇的人是魏琛的一个副手方世镜,他当然知道喻文州这学期一次保健课都没来过,每一次帮他应到的都是十佳室友王杰希同学……

于是私下里他忍不住跑去问喻文州是怎么做到的,对此喻文州笑的十分意味深长,回答也格外的暧昧不清。

“这要归功于一场生命的大和谐。”

评论(1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