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喻九州

我,露露,高三小咸鱼

【苏解】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

莫斯科的冬天真冷啊。
伊利亚裹着他蓝色的苏联军装,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游逛。甚至主干道上都甚少见到行人,想必是都去了红场迎接他们新的王。他会对他们许下种种美好的承诺,他们会向他欢呼致意,一如当年的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布尔什维克战士。
他继续向前走去,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不知道自己期待着遇见什么人。
街道上已经响起了零零星星的脚步声,夹杂着人们兴奋而不安的交谈。伊利亚竖起耳朵听着,努力分辨着每一个单词。那个新的领导人看起来可真不错,他能给我们一个好日子吗?嗨,愁眉苦脸的做什么,这苦日子还能苦到哪里去?站在一边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就是咱们俄罗斯的代表吗?他叫什么来着……伊万·布拉金斯基?行了行了,走,趁着这机会去喝一杯……
谈话声渐渐的远了,他们是不是去寻了一个破旧的小酒馆,点一瓶伏特加,美美的喝了一大杯?那液体是不是在胃里燃烧起来,将热量传递给四肢百骸?
伊利亚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突然很希望自己手里能有一瓶伏尔加,不,一瓶还不够,最好能有很多很多,多到足以让他酩酊大醉,在温暖的幻梦中走向终结。
这个念头几乎是一冒出来就被他掐灭了去。开什么玩笑?斯拉夫人允许自己在欢乐时狂歌痛饮,允许自己在诸如卫国战争时以酒御寒壮胆,但绝不会允许自己颓废般的借酒浇愁。作为斯拉夫人的领袖之一,他的身上自然有这民族的脊梁。是的,他要清醒的迎接自己的结局。
他接着向前走去,脚步轻飘飘的。他虽然虚弱,但毕竟还在苟延残喘着。是的,只要这世上还有一处地方飘扬着他苏联的旗帜,他就永远不会离去。
伊利亚抬头望望远处的克里姆林宫,在那里,陌生的三色旗正猎猎作响。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渴望,他想要到那里去,去看看曾经骄傲的飞舞在空中的镰刀旗帜。它是否还在那里?能温暖他的红色的崇高理想?
他想把它找回来,抱在怀里。这样,他一定能重新温暖起来。
伊利亚再次出发了,向着已知的方向,脚步甚至都轻快了许多。他穿梭在这银装素裹的城市,陌生而又熟悉。
没有红色的莫斯科真冷啊。
他注意到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行人的目光,不解他在这大冷天风尘仆仆的要到哪里去,讶异他居然还穿着苏联的军装。难道,又是一个宁愿生活在过去的人吗?
伊利亚管不了那么多。若是放在从前,他恐怕早就抄起水管追了出去。可是现在不行,他没有那么多气力再去应付别人的指指点点,就像后来他没空去搭理阿尔弗雷德的挑衅一样。
那时他自己也在苦苦挣扎着,忘记了去关心波罗的海三国,忘了去和姐妹们联络感情,他甚至错过了普鲁士的葬礼。
也选择性的遗忘了他的小布尔什维克。
想到王耀伊利亚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不知道王耀看见这个消息会想些什么?他会记得自己吗?你沦落到这个境地又算什么呢?伙伴都失去了,还凭什么当什么超级大国呢?
他一边对自己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发问一遍踏进红场,身体的熟悉感一跃而上,甚至快过大脑。他的脑海中是几十年前的红场,那里聚集了满满的人,在自己的带动下振臂高呼着苏维埃的名字。
可眼前的景象却是一片肃穆苍凉的白,他的视线都不知道该落在哪里。他缓缓的扫视着这偌大的广场,角落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小黑点。定睛看去却是一个人影,怀里抱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啊,他的旗帜。伊利亚本以为早该衰弱的心脏再次疯狂的跳动起来,他踉踉跄跄,一脚深一脚浅的向那里跑去。
那个人显然也看见了他,便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过于鲜亮的色彩一瞬间几乎要刺伤伊利亚的眼,过于熟悉的红色旗帜,过于熟悉的紫罗兰般的眼睛。他看到了世界上第二个自己。
“嘿,是你。”那个人率先打破沉寂。
这嗓音让伊利亚再度陷入空白,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笃定道:“伊万·布拉金斯基。”
“俄罗斯。”伊万咧嘴一笑,“荣幸之至。”
恶劣的性子真是和自己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时他也这么站在斯捷潘的面前,和颜悦色的道:“嘿,沙皇陛下。苏维埃,幸会。”
奄奄一息的斯捷潘几欲吐血,如果手边有鞭子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抽下来,伊利亚心想,比起这人自己的心胸简直宽广的像太平洋。
“你就要死了。”伊万突然说道。
“原来你不傻啊。”这时候太平洋也容不下他了。
“这么看来我没猜错,你相中了那一块墓地?”
“我觉得白宫不错,毕竟我曾经说过做鬼也不会放过阿尔弗雷德。”
伊万怔了怔,旋即放声大笑起来,末了他拍了拍伊利亚的肩膀:“我以为你会说故宫。”
伊利亚不加思索的道:“你舍得?”
“当然不。”伊万答得飞快,“所以我决定在克里姆林宫给你划块地儿。”
“你舍得?”
“嗯。”伊万笑笑,“要不我怎么会在这里?”
伊利亚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国家,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看见伊万抖开了怀里的镰刀旗帜,道:“这面旗帜曾指引着俄国人民在绝境中奋勇抗争,创下了不朽的荣光与骄傲。而它将覆盖在你的身躯上,永远铭记你的功勋。”
小家伙认真了。伊利亚被他说的心中一动,微微低了点头。
“这枚勋章,”伊万手腕一翻,露出掌心里一枚小小的金色胸章,“它……”
伊利亚的动作永远比语言快,他小心翼翼的捏起那枚勋章,举到嘴角虔诚的一吻,郑重其事的别在伊万的心口处。
“送给你。”他说。
伊万惊讶的挑了挑眉,不明白他这是唱那三出:“你……”
“王耀也有一个。”伊利亚笑笑,“代表你是我承认的布尔什维克战士。”
“我已经不是布尔什维克了。”伊万按住这小小的坚硬金属,“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礼物。”
他感受到自己那颗年轻的心脏在有力的跳动,它源源不断的制造着新鲜的血液,支撑着整个庞大国家的运转。
伊利亚静静的看着他,他能感受到身体里为数不多的气力在一点点的被抽空。他明白最后的时刻就要降临了。
“我罪孽深重。”他忏悔道。
“上帝会原谅你的。”伊万道,“而我负责送你去见他。”
伊利亚笑了:“你会在我的墓志铭上写下什么,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里沉睡着苏联,第一个建立社会主义的国家。’”伊万毫不犹豫的回答,“‘而他的代表伊利亚,是一个伟大的布尔什维克战士’。怎么样?”
伊利亚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近百年的光辉岁月,不朽的历史功勋,最后不过沦为几句轻飘飘的评语。
他抬起头来,夕阳正在缓缓的坠落,可是明天,就在那坠落的地方,新的太阳会冉冉升起,更加灿烂更加夺目。
而他将在苏联这个国家的余晖中瞑目。
于是伊利亚最后一次纵声大笑起来,带着不甘、落寞、欣慰与祝福。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