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喻九州

失踪人口回归
大概不会再写黑遍了【实在想不出来梗了!】
决定转型已经做好当不成功的文手的准备x【并没有成功过】

【喻黄喻】花城异事(灵异向)

【部分借用昨天群里朋友的亲身经历】
【本文借用魔都怪谈的设定】
晚上十点,喻文州准时出去遛狗。
他的狗是一条公的黑背犬,平日里细细看有一种萌感,尤其是面对着喻文州的时候,总是耳朵软软的服帖下来蹭着他,直到他和自己玩儿为止。
溜达了一圈儿喻文州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松了绳子让它去玩。自家黑背四处转了一圈儿,很驯服的趴在他的脚边。
今天的公园人挺少,想想也是正常,毕竟十一点多了也不见得会有人出来玩。
路灯也是暗的蹊跷,整个公园都是黑黝黝的。他抬头环视一圈,才发觉自己身边的这路灯竟然是唯一亮的了。
喻文州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他站起来想拉着自己的黑背回家去。
异变突起。
原本趴着的黑背耳朵呼的竖了起来,它直起身子,两只爪子摁在喻文州的膝盖上把他死死的按坐了回去。
喻文州有点不知所措,突然觉得脖子后面有一股凉风吹过似的冷嗖嗖的,周围的气温好像也降低了几度,他僵直了身子。而那只黑背正死死盯着正前方……也就是他的背后。
喻文州不敢回头。其实他是不信这玩意儿的,但在这种邪乎的情景下,他还是下意识的捏紧了手里开了光的佛珠——这还是之前蓝雨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黄少天硬是塞给他逼他带上的。
起风了,树叶被刮得簌簌响,被昏黄的灯光映着 影影绰绰的,好像一个又一个张牙舞爪的人。喻文州生平第一次这么讨厌自己的想象力。
黑背咧开嘴,喉咙里发出了低低的呼噜声,好像在威慑般。
喻文州一只手缓缓的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没有信号,而且电量也不足了。
他点开了流量,在职业选手群里发了一句“出事了”。
发送成功。
信息瞬间被淹没了。
他盯着手机,接收的消息一卡一大堆。
后来就寂静了下来。
“文州怎么了?”叶修出面问道。
喻文州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把自己的情况简述了一下。
于是群里开始各种刷金刚经六字大明咒以及临兵斗者皆列阵前行。
这时喻文州的短信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文州你在哪里?”是黄少天的短信。
“公园,我家旁边的。”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回复道。
他又扫了一眼手机,确认是没有信号的。
“等着,我马上去找你。”黄少天的信息飞快的发了过来,“我家的那位突然疯了似的叫了起来,叼着手机往我手里送。我看到了群里的信息,立刻意识到你出事了。”
对了……这条黑背也是黄少天抱来的,说是家里有了一只了不好养那么多,喻文州本就是个喜欢动物的,也就收了下来。
喻文州又发了一条,一个红色的感叹号浮了出来。
没信号了。喻文州皱眉。
这时他收到了黄少天的短信,准确来说是半条。
“别动,我”
喻文州的心猛一揪。
黑背松开了对喻文州的禁锢,缓缓的向后退了几步,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他不肯放松,背微微隆起,一副进攻的准备姿态。
喻文州低下头翻了翻之前群里的信息。
“别看狗的眼睛。”
“坐好,不要乱动。狗给你选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别慌,数数佛珠,千万别松手。”
怎么一个二个都突然神神叨叨的。喻文州还是听话的拨弄起了佛珠。
算算路程黄少天也该到了。
这时黑背动了,它的后腿弯曲,呲牙咧嘴的仿佛在威胁什么,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
喻文州避开了狗的视线看向小路,一个黑影极速的向着这边滑过来,不带一点声响。
完了,喻文州心想,这只看起来道行比较高啊。
“文州?是你吗?”黑影越来越近,在喻文州满脑子“吾命休矣”的情况下喊了起来。
“是我……!”喻文州本想站起来,又硬生生的止住了,坐着喊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挺傻。
黄少天跑到了他的身边,双手按在他的肩上,喻文州瞬间觉得身体开始回暖。
“零点,”黄少天说,摸了摸黑背的脑袋,“你现在回家,两点之前必须睡觉,睡得越沉越好,喝点热牛奶安神。记住,两点之前。”他把狗的绳子递到喻文州的手里。
喻文州接过绳子,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快走。”黄少天推了推他,“我一会儿就回去陪你。”
喻文州只得疑惑的点了点头,牵着黑背离开。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走远,终于松了口气,目光转回喻文州坐的长椅后面。
“喂,”他说,“我们谈谈。”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