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喻九州

失踪人口回归
大概不会再写黑遍了【实在想不出来梗了!】
决定转型已经做好当不成功的文手的准备x【并没有成功过】

我想如果是他结成婚姻,一定要在圣彼得大教堂,请来尊贵的教皇,所有天主教的信徒都将把这一天奉为盛大的节日。他们欢聚在集市上,齐声唱着赞美诗,把洁白的花瓣抛撒在空中。
可将成为他终身伴侣的人是我。他是天堂赐予人世间的福音,而我是来自地狱的梦魇。
我们只能在荒郊野岭里搜寻到一座废弃的教堂。原本应当宾客满座的长椅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本应有神父手持圣经站立其上的布道台上只映着他的身影——我只点燃了他那一侧的蜡烛,烛光缱绻,他的脸颊闪烁着柔和的光泽,真是好看极了。
我站在黑暗里,在这种神圣的时刻,我并不想让所谓的上帝看见我的脸。肮脏与圣洁,光明与黑暗交织在一起,再宽宏的天父怕是也会降下最严厉的惩罚。
我是被上帝遗弃的那种生物,我和我的同伴盘踞在黑暗里,在夜色下舒展开翅膀,捕猎上帝最宠爱的孩子,吸食他们的鲜血,温热而甜美,仿佛来自恶魔的馈赠。
这样的我,竟然也想着去玷污光明。
十二点的钟声在遥远的村落敲响,我握住他的手。钟声过后教堂里更显静谧,没有婚礼进行曲,没有喧闹的欢声,只有他绵长的呼吸和略显急促的心跳,却比我未堕落前听过的任何一首赞美诗都要动听。
我们是主婚人,是证婚人,也是这有些荒诞的婚礼的主角。
我说:“我们种族不同。”他说:“嗯。”
我说:“我们信仰有别。”他说:“嗯。”
我说:“我们的结合不会受到神和世人的祝福。”他说:“哦。”
我说:“圣战将要开始,也许有一日我们会兵戈相向。”他笑了,说:“是吗?”
我说:“但是不管怎样,如果你是神的使者,那么我愿意成为神明最忠实的信徒。”
他说:“那么如果你是魔鬼,我愿意成为撒旦的情人。”
我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我冰冻的血液开始奔腾,我尘封的心脏开始跳动,久违的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我现在只想吻住他的嘴唇。

英语考试两小时,一小时写作业一小时摸了篇文,皮这一下非常开心了/

评论(2)

热度(46)